股票指标之王668_股票学习网【轻松赚钱】从此开始!
当前位置: 通达信公式网 > 徐翔 >

泽熙徐翔案最新消息2018年

时间:2018-01-06 11:50来源:通达信公式网 作者:指标之王 点击:
2017年刚过没多久,来自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再次吸引了我们的关注。如今这位已经进步不惑年龄的私募界传奇人物徐翔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半,并处罚金110亿元。这距上海泽熙基金有限公司徐翔案一审判决刚刚过去一个月加28天。这不仅是泽熙徐翔的故事,更反映

  2017年刚过没多久,来自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再次吸引了我们的关注。如今这位已经进步不惑年龄的私募界传奇人物徐翔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半,并处罚金110亿元。这距上海泽熙基金有限公司徐翔案一审判决刚刚过去一个月加28天。这不仅是泽熙徐翔的故事,更反映了整个资本市场。关于泽熙徐翔的更多介绍请参考《徐翔的个人简介

  生于1976,40多岁的徐翔锒铛入狱。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对徐翔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泽熙徐翔此次被处罚金具体金额为110亿元。

  这位中国证券市场的有史以来的天才交易员,从游资结伙,到商界结盟,再到权贵绑定,其势力不断扩大,直至那场股灾。2016年12月5日,徐翔在青岛中院走上审判席,他被指控使用400亿元左右的资金操纵证券市场,个人获利十多亿元。徐翔等被告对公诉方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同时表示认罪认罚。

  当一切尘埃落定,关于这场庭审以及徐翔的沉浮往事,在中国证券市场监管日趋严格的当下,都值得再三审视。

  徐翔的发家史

  徐翔这位中国资产市场的交易天才,生于浙江宁波普通市民之家,17岁高中毕业后,涌入宁波市解放南路上的证券交易大厅。

  一晃十年时间过去,他从一位年轻股民蜕变成“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解放南路带给徐翔的不仅是声望和财富,还有一份爱情。

  应莹曾是解放南路一家证券交易所的会计,与徐翔结婚后,在日后的泽熙投资中担任监事。应莹同样被办案机关调查,重获自由后,她为徐翔请到代理过上海社保案与前铁道部长刘志军案著名刑辩律师钱列阳。

  开庭前后,应莹与徐翔的代理律师,都住在青岛市香港中路的一家酒店。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身材略显矮小,眼睛重度近视,衣着寻常朴素,暗黄色的脸上,透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和焦虑。

  徐翔亦曾为她带来荣光。

  早在19世纪,无数宁波青年自甬江之畔坐上小火轮,在上海黄浦江畔下船,上海码头和十里洋场是他们翻滚商海的起点。一个多世纪过去,2007年,徐翔像他的甬商前辈一样,来到中国金融中心上海。

  2009年年底,这位崇拜康熙和毛泽东的游资大佬华丽转身,徐翔通过创建泽熙投资正式进军阳光私募界。徐翔和泽熙投资成为中国私募史上的一个抹不去的符号,不论资金规模还是收益率,都傲视其他私募大佬。

  2014年9月,已经以收益率和管理规模荣膺中国“私募一哥”的徐翔,转向股东积极主义,深度介入上市公司的重组、定增。泽熙投资也不再局限于上海,当月在北京金融街(000402,股吧)英蓝大厦设立泽熙北京分公司。

  “徐翔操作股票的重组、定增,不可能再是单打独斗,他需要距离权力中心和消息源再近一点。”前述熟悉徐翔的宁波市场人士描述。

  彼时的徐翔名利双收。他在上海买入15万元/平方米的顶级豪宅汤臣一品。2014年,他又斥资7000万元在宁波高档小区新海景花园买入四套联排别墅。

  他旗下的泽熙管理的资金规模接近200亿元。“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巅峰榜”中,泽熙投资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远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资的94.43%。

  包括专业机构在内,几乎无人在那轮股市雪崩中幸免。徐翔却在演绎不败神话,泽熙一期产品净值逆势大涨31%。

  “徐翔在股灾期间还是没有收手”,一位“宁波敢死队”教父级人物回忆,2015年6月30日,王亚伟、莫泰山、但斌、江晖等13位私募大佬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专业委员会牵头之下,联合发布倡议书,全面唱多抄底行情,“只有徐翔不愿参与。宁波本地的证券业协会也找过他,请他参与救市,被他拒绝了。”

  另一位“甬商系私募”大佬做法与徐翔明显不同,他在宁波证券业务协会的要求之下,积极参与救市。“后来他亏了六七亿元,但他看的开,说自己是在给国家做贡献。”熟悉这位“甬商系私募”大佬的市场人士说。

  “无知、无畏”,徐翔完全没有认识到眼前这场股灾的政治属性。他不但对“为国家做贡献”的机会不屑一顾。相反,在这场股灾中,他仍在按照驾轻就熟的套路,继续发挥自己的“聪明、豪赌”。

  股灾终究成为徐翔的滑铁卢。

  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回宁波为奶奶祝寿的路上,被青岛市公安局特警大队某支队在高速公路上抓捕归案。

  泽熙徐翔的审判

  在被关押400天之后,徐翔迎来审判。

  该案开庭公告并未提前在青岛中院官网上发布,而是以一张a4打印纸的形式,于开庭三天前张贴在法院大门处。

  公告显示:2016年12月5日上午9时,在青岛中院四楼审判庭依法公开审理由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以及另外两位被告王巍和竺勇的犯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

  三天之后,这场审判高调开场。前往青岛中院的东海路上,每个路口均有执勤警察。法院门口的马路在庭审前后一个多小时内实行交通管制,过百警力沿马路一线巡逻,法院上空还盘旋着一架无人机。

  当天上午8时35分,十多辆警车组成的车队,鱼贯驶入青岛中院。徐翔乘坐的特警防暴车先是驶入青岛中院地下车库,他在车库下车,随后乘电梯进入青岛中院四楼审判大厅。

  正值不惑之年的他与另外两位被告王巍(英文名Michael.wong,新西兰籍)、竺勇,一同站上被告席。

  据现场旁听人员描述,被告席上的徐翔,由于长年鲜与阳光接触,面容白皙、身体发福、神态平和,不同于身着阿玛尼西服被抓时的眼神呆滞。

  上午9时,审判正式开始。

  法庭之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被告人家属及各界群众300余人列席旁听。

  青岛中院刑事审判第二庭一位法官担任主审法官。该院刑二庭工作职责之一即依法审判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

  据现场旁听人员透露,有关本案的起诉书厚厚一沓,公诉人至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起诉书宣读完毕。徐翔案被指控使用操纵证券市场的资金400亿元左右,徐翔个人被指控获利十多亿元。

  据青岛中院消息,2009年至2015年,徐翔成立并实际控制泽熙投资、泽熙资管等多家有限责任公司及合伙企业,发行五期信托产品(下称泽熙产品)。徐翔在妻子配合之下,以亲友、泽熙公司员工、员工亲友等人名义开设近百人的证券账户并控制、使用。

  “泽熙属于徐翔,徐翔不等于泽熙,”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比如泽熙投资出资1000万元买入某只股票,他控制的个人账户会出资800万元配合,这是惯有打法。”

  第二被告王巍实际控制着极限资产管理公司、克州喜马拉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新疆金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另控制着近20人的证券账户。

  王巍通过朋友结识徐翔,偶尔以泽熙业务经理身份示人。他是徐翔的“好兄弟”、“掮客”,以及合作伙伴。这位新西兰籍华人代替徐翔出面与涉案上市公司高管交涉,参与投资,从中获利。

  则援引一位知情人士说法称:“(徐翔与上市公司高管)怎么分成,佣金怎么算,基本都是王巍去谈,徐翔本人轻易不出面。王巍在主导协助高位减持,甚至有一些分成比例或佣金比例,王巍告诉徐翔的并不是实情,他自己还留了一手,可能还有些佣金分成根本没给徐翔。”

  第三被告竺勇系中国证券界第一批保荐人,擅长做一级市场的运作,旗下拥有上海灵岩投资、宁波占元投资、北京灵岩投资三家私募机构。

  竺勇早年任职于天一证券宁波营业部,与解放南路时期的徐翔即已熟识。他既是徐翔信得过的朋友,又是徐翔的“军师”,尽管他从未在泽熙投资任职,但一直是徐翔的左膀右臂。

  徐翔等三位被告染指过数十家上市公司,其中13家涉案其间,分别是美邦服饰(002269,股吧)(002269.sz)、文峰股份(601010,股吧)(601010.sh)、华丽家族(600503,股吧)(600503.sh)、乐通股份(002319,股吧)(002319.sz)、

  明牌珠宝(002574,股吧)(002574.sz)、东方金钰(600086,股吧)(600086.sh)、鑫科材料(600255,股吧)(600255.sh)、上海新梅(*ST新梅600732.sh)、向日葵(300111)、金科股份(000656,股吧)(000656.sz)、万邦达(300055,股吧)(300055.sz)、中弘股份(000979,股吧)(000979.sz)、赛象科技(002337,股吧)(002337.sz)。

  泽熙徐翔的谢幕

  公诉人宣读过起诉书毕,涉案上市公司美邦服饰(002269.sz)最先进入质证程序。

  2014年9月26日,泽熙两期产品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72元/股买入美邦服饰4630万股,当天美邦服饰大股东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服投资,周成建为实际控制人)以同样的均价减持5055万股。

  2014年9月29日,银监会同意由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和美邦服饰共同筹建上海华瑞银行,美邦服饰股价当天盘中最高涨幅9%。泽熙两期产品当天便将手中的筹码全部出清,账面获利超过5700万元。

  华服投资也在当天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再次减持5055万股。

  在高价大笔减持当天,泽熙6期产品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82元/股的均价大笔买入美邦服饰5055万股,达到5%举牌线,锁定期6个月。这与美邦服饰筹建华瑞银行所要求的“工作应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期限相符。

  6个月后,2015年4月1日到4月20日,泽熙6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出清所有股票。按照其公布的出售均价17.66元计算,泽熙6期在美邦服饰上账面获利高达3.96亿元。

  2015年4月9日-10日,华服投资以21.17元/股的均价减持5055万股;4月15日,又以22.39元/股的均价减持5055万股。

  时任美邦服饰周成建通过华服投资的四次减持,套现31.9亿元;泽熙通过三只产品自美邦服饰获利4.5亿元。

  另外,王巍实际控制的极限资产董事长凌祖群以及竺勇本人,都在2015年一季度现身美邦服饰前十大股东,退出时间与泽熙产品、华服投资减持时间吻合,同样获益不菲。

  包括美邦服饰这一样本,公诉方针对13家涉案上市公司,共计出示13组1000余份证据及综合证据。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5年,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合谋,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再由徐翔、王巍、竺勇利用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通过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涉案上市公司股价到达高位之际,徐翔等人将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之股票、提前建仓之股票或定向增发之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这场审判,最终仅用时一天半。

  12月6日13时19分,青岛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徐翔、王巍、竺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同时表示认罪认罚,请求法庭从宽处罚。这使得周成建等23位涉案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未获当庭作证机会。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

  泽熙徐翔最新消息

  市场人士纷纷猜测,泽熙旗下所有产品或将难逃清盘命运。

  “从法律关系上看,主体是华润信托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法律关系类似于信托关系,主体管理人为华润信托,泽熙只是华润信托聘请投资顾问。”私募排排网研究员陈伙铸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发行主体是华润信托,产品也都是通过华润信托来处置,产品清算的可能性很大。”

  根据此前网上流传出的泽熙产品合同约定,投资顾问(泽熙)向受托人(信托公司)提供拟投资的品种和范围,受托人(信托公司)对上述品种进行风险审核,确定投资标的。合同中同时约定,投资顾问不得利用本信托计划进行操纵和利益输送等违规行为,若协议中的任何一方违背……使其他方在本协议项下的权利不能实现或遭受损失时,违约方应给予赔偿。

  对于赔偿方式及金额,合同中并未有相关阐述,这份合同也足以看出,在协议中的几大相关主体中,即在委托人或受益人(投资者)、受托人(信托公司)及投资顾问(泽熙)之中,作为投资顾问的泽熙处于绝对强势地位。

  徐翔将在2022年6月份出狱,泽熙产品存续悬而未决,后续结果即将如何,我们将持续跟踪。

(责任编辑:股票指标之王)
相关推荐
------分隔线----------------------------
栏目列表
股票、期货操盘手培训与实战训练 股票、期货操盘手培训与实战训练 股票、期货操盘手培训与实战训练
推荐内容